东北往事之二《立腕》---8

  不一会儿,岸边就堆着一百多箱小箱子和一个大箱子苏联军官和虎子拥抱后车很快就开走了。

  小李子、随长胜、二愣子、凤鸣、关山、牛三、马武迅速将小箱子和一个带箱子装到了十副马爬犁上。

  刘金璐对虎子说:“一百六十箱小箱子和一个大木箱子。没错。”

  虎子抱着刘金璐原地打转,高兴的说:“太棒了。”

  刘金璐拍拍虎子,说:“虎子,这批军火的事,我哥都不知道,让你那些小兄弟也都嘴严着点,别给刘家惹祸。”

  虎子说:“放心吧,他们都是我的死党。”

  刘金璐说:“这么多武器你准备放哪啊。”

  虎子:“我早就想好了。我家后院有个仓库,挺大的,全放得下。”

  刘金璐说:“你丈人啥态度?”

  虎子说:“他们,战场上下来的人看见武器就兴奋,还帮我收拾仓库呢。”

  岸边很冷,刘金璐裹紧大衣把虎子拉到一边,点了一根烟又给虎子一根,说:“今天来的这个秘密线路,你记好了,是我走私货用的,你要留个心眼,最好试着做一笔买卖,把这条线路捋顺,那个苏联军官,叫谢尔盖,记住了,经常跟他做点小买卖,送几瓶酒,别断了联系。形势严峻了,以后用的上。”

  虎子:“记住了。谢谢金璐叔。”

  刘金璐:“不用谢我,我还要谢谢你呢。我嫂子去世,我哥老了十岁,你说这么多年他就在一个尼姑身上花时间花精力,真是,咳,说啥也没用了,小六吧,也不愿意在家呆着,就剩我哥一人,守着这么大家产真是可怜,拜托你了。万一活不下去了,想法到上海来找我,我安顿好了也会来信的。

  虎子:“东家就跟我爹似的,我会照顾他的。”

  “劝劝我哥,家产能卖就卖,缩小范围吧,别累着。另外,我看孙叔的眼神都散了,也不认识我了,就认识你,他要是再没了,我哥可咋办啊。”刘金璐说到这伤感起来,擦了擦眼泪。

  虎子:“金璐叔,放心走吧。有我呢。都会好的。”

  刘金璐紧紧的拥抱虎子。

  正月过去了,虎子和红玉就要去唐元丰隆货栈了,这天晚上,田长青叫虎子和红玉来家吃饭。红玉脚蹬马靴、马裤,身穿貂毛大衣,头发长长的披着,还有卷。大耳环,花色丝巾,神采奕奕。

  秀莲一根长辫,用蓝色头绳系着,蓝色小棉袄,显得有些土气。吃饭时秀莲目不转睛的看着红玉。

  张兴很是兴奋,不断夹菜。埋头吃的很香。

  田长青说:“虎子,你和红玉一起去货栈啊。孩子这么小,我还是觉得你们别去了,世道乱了。”

  温翠华突然站起来说:“我想说几句。”

  “好!”田庆云说着还鼓掌。

  温翠花说:“长青和他陆姨成了亲,咱家一下子又多出三口,陆姨带着儿子和儿媳妇一块过门儿,咱们家人丁兴旺,我高兴。”

  陆姨插嘴道:“老姐姐,我碰见你也是三生有幸。”

  温翠花说:“回想起来,十几年前我们刚来葫芦屯真是艰难,就住在地窝棚里,我和庆云的老寒腿就是那时候得的,凤英、凤鸣两孩子,见天的喊饿,也受了不少苦,就这么苦苦巴巴的过来了。后来长青兄弟带着虎子来了,我们打了井,地里一寸都不浪费,啥都种,长青兄弟没日没夜的给人家做木匠活。虎子去刘家起早贪黑的在马棚里干活,挣了现钱就拿回家来,冬天我们也不闲着编筐、编席子,互相帮衬着挣下了这份家业。长青还教我们过文明生活,让我们刷牙,穿内衣、喝热水、晚上洗脚丫子,女人不做鞋,来春,到县城买胶鞋穿,一开春冻冰融化,地里都是泥,胶鞋真是比自己做的鞋好啊,还让孩子去学堂学打算盘珠子,这日子越过越红火……。”

  说到这,温翠花说不下去了,田庆云站起来拍拍她,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没说出口,今天她说这么多话,田庆云明白是说给张兴两口子说的,让他们知道我们家的钱不是白来的,你们应该知足。

  虎子有些纳闷,大娘今天说着些干啥?红玉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抱着大强边吃边逗他。

  其实这些日子,他们实在是看秀莲不顺眼了,凤英对她的好吃懒做,也早就看不下去了,后来就很少跟她说话,田长青看她老跟陆姨甩脸子,也经常生气。就在前天张兴吞吞吐吐的告诉陆姨,他每次发了钱,都必须给秀莲两块钱,否则秀莲根本就不跟他睡觉,气得陆姨直掉眼泪,实在忍不住了,就跟田长青商量咋办呢。

  田庆云和温翠花也知道了,他们很生气不让张兴这么惯着秀莲。

  田庆云看温翠花坐下,便接着说:“眼下咱这疙瘩外来户多了,富裕户也多了,但是我敢说,我们在葫芦屯是最体面的富裕户,虎子非要跟老孙头学本事,为啥那么各色的老孙头一眼就看上虎子了?我是一直纳闷啊,有一次我特意问了他,他说当虎子打开行李卷儿,一看到那些个牙刷和换洗的裤衩,他就认定这是个有自尊有志气的孩子,这才是他徒弟。”

  田长青说:“我们家现在有些钱了,日子过得好了,那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干出来的。我们家的人不能吃闲饭,每个人都要有活干。张兴媳妇,你要和你大娘学腌咸菜,做大酱,纳鞋底,别老去小卖部唠嗑。”

  秀莲说:“现在天冷,洗菜手受不了。再说谁家大冬天的做咸菜,做大酱啊。”

  长胜插嘴说:“那你就学编筐,让凤英交你。”

  “这个好,在屋里不冷。”张兴看着秀莲鼓励她。

  秀莲撇撇嘴,说:“你看凤英姐的手。”

  凤英正在伸手拿花卷,手很粗错。

  虎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威严地说了一句:“你到底想干啥?”

  秀莲好像没看出虎子有些恼怒,居然笑笑问道:“你们货栈缺人不?‘

  张兴看虎子的表情越发不好看,吓得赶紧低声说:“你说啥呢?”

  陆姨也赶紧说:“秀莲,那是你去的地方吗。还是在家编筐吧,别老瞎想。”

  秀莲低头吃菜,不敢再说啥。

  温翠花说:“快吃吧,菜都凉了。今天我特意做了四样菜,凤英,说说,啥意思来着。”

  凤英说:“大碗的扣肉,叫扣住福气,红烧鱼叫年年有余,鸡蛋糕叫步步登高,小鸡炖蘑菇叫,……”

  “叫大吉大利。”长胜站起来边说边夹了一块鸡肉。

  曲炜今天也在葫芦屯,他弄了一桌涮羊肉,他给曲老爷子倒了一杯酒,黑刘队长和杨怀正在大口吃肉。

  曲老爷子,说:“今天这羊肉不错。你们啥时走啊,都去了县城,家就不管了。”

  杨怀说:“咋不管呢,等我挣了钱,把你老接到县城住。”

  曲老爷子说:“我可不去。我就在葫芦屯住。”

  曲炜说:“怀子。你去保安团多亏你刘大哥帮你张罗,还不给你刘大哥倒酒。”

  杨怀殷勤地给黑瘤倒酒。

  杨怀:“爷爷,我三五天就回来一次。等我结婚了,让我媳妇伺候你。”

  曲老爷子说:“别老哄我。我跟薛媒婆说好了,后天你去相亲啊,这回可得给我领回家来,我这四代单传啊。”

  杨怀高声喊道:“不去。我明天就走。”

  曲炜赶紧说:“怀子,你就看看去,万一相上了,就定下来,争取今年就结婚。”

  曲老爷子一本正经地说:“对,年底就生了。”

  杨怀:“刘大哥,听听,我爷拿我配种呢。”

  黑刘一口酒喷出来,哈哈大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