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相见

  “这么说,疸族其实有在外面生活的方法?”

  李璟一手拿着烤成焦黄的兔腿,喝了口熬制的蘑菇汤,看了眼旁边的女帝,然后望向虺王。

  “疸族兄弟若是有心,我们自然没理由拒绝……”

  “且我观疸族这些人,训练极为有素,进退之间,也井然有序,完全当得上一个组织或者军队。”

  李璟与侯卿回来后,魁木已经离去多时,待虺王与他交代了疸族人的想法后,自然很是高兴。

  先前还在暗想若是这些疸族人能去中原,想必会是暗杀的一股好手。还在愁于怎么才能解决掉他们不能碰光的问题,没想到他们自己送上门了。

  “他们在这片林子生活了十几代人,自然有他们可行的办法,不过应当维持不了多久……跟着你们去中原,也是想看看有没有治疗他们的东西。”

  李璟点点头,咬着手中的兔腿,给蚩梦竖了个大拇指。

  这里没有盐,连那种粗盐都无,但蚩梦好像在兔肉上面加了些特制调料,味道竟还不错。

  蚩梦得到李璟的肯定,开心的弯起了眼,喜滋滋的捧着碗喝了口蘑菇汤。

  众人都围在烤火堆旁边,本是乱糟糟的神庙内,也已经被好好收拾了一番。腾出了一个整洁的房间,也便虺王日后在这里生活,今日之后,李璟也无再在苗疆待下去的必要了。

  李璟微微沉默了一下,看向身侧的女帝。

  “既然如此,明日就启程回中原吧。”

  这话一出,本还活跃的气氛瞬间沉寂了下来,虽然这顿饭也就相当于众人的散伙饭。但真当即将分别之际,那种不舍的情绪瞬间就弥漫开来。

  犹是蚩梦,此刻也骤然觉得那烤的焦黄鲜嫩的兔兔,不再美味。

  “哎哟。”

  鲜参从旁边的秋千上跃下来,摸着蚩梦的脑袋。

  “又不是不得回来了,有啥子嘛!老娘也和你老爸好多年没去中原了,姑娘就当替我们去看一看。”

  李璟哈哈一笑,将手中的骨架子放下。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二位前辈……”

  “嗯?”

  鲜参瞬间抬头,双眸直直的刺过来。

  李璟一愣,然后咳嗽一声。

  “伯父伯母,蚩梦去了中原尽管放心,我一定能将她照顾好的,今后定将她完好无损的送回来。”

  鲜参开心的眯起眼:“若是能带个大胖小子回来,我和她老爸也会很开心的。”

  李璟呛了一下,喝了口蘑菇汤用以掩饰,然后起身向外走。

  “尸祖不吃东西,一个人待在外边,我还有事想给他说说,你们继续……”

  蚩梦捧着脸,开心的看着李璟的背影消失在神庙门口,才扳着手指头。

  “我给小锅锅生一个,小姐姐给小锅锅生一个……”

  “咳。”

  女帝站起身,同时站起身向外走。

  “二位前辈,我也吃好了。”

  蚩梦瞪着眼睛,不解的看向才吃一半的兔肉。

  “是不是我做的不合胃口哦……”

  鲜参也同时不解的跳回秋千:“中原人有个词好像叫羞涩,是不是就是这样?”

  虺王叹口气,默默的撕下一块兔肉。

  …………

  此时不过午后,女帝一出神庙大门。就见李璟和侯卿一高一矮半躺在树枝上,沉思着望着天空。

  “喂。”

  女帝出声唤过李璟的注意,然后淡淡挑了挑眉。

  “过来。”

  李璟轻盈跃下树枝,向女帝这边走过来。

  尸祖侯卿,只是打量着手中骨笛,不时望天叹口气。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日我们需要先去取马,我家小白可是等惨了,也不知道现在在那里过的怎么样。”

  李璟大步走在女帝身旁,将手环在胸前,和她一同走在路上,打量着已经被鲜参恢复一部分的林子。

  不知是待出感情,风刮过来的潮湿气味,竟也没有之前那般讨厌。

  女帝翻了个白眼。

  和李璟一起待得久了,她对李璟用的小动作也越来越多了些。

  “等回中原,你是与我一同回凤翔还是……”

  负在身后的单手突然被一张温暖的手拉过去,女帝皱了皱眉,还是任由李璟与她十指相扣。

  “你觉得呢。”

  李璟脸上带着玩味的笑色:“曾经在凤翔,可是给我留了些难堪的印象。”

  女帝轻哼一声,将手抽回负在身后。

  “若不想,凤翔也不会给你留容身之地。”

  李璟哈哈一笑,揽过女帝的肩膀。

  “行了行了,堂堂女帝相邀,李某怎敢却情?”

  女帝冷笑一声,挣开李璟的半拥:“本宫的名字,李璟殿下好似也未曾打听过。”

  “殿下多情,本宫却是不敢多想。”

  李璟尴尬一笑,平日里一个眼神两人就能知会,还真没想过要称呼什么名字。

  尴尬的咳嗽一声,李璟随手拾过一旁的落叶,看着女帝佯装愠怒的神色稍稍有点好笑,正想好好问一问,一阵骚动从前面传了过来。

  “李兄,方才疸族的人说是死溪林外边有人想寻你。”

  “可能有点意思。”

  女帝的神色淡淡敛去,负手皱眉看向突然而至的侯卿。

  李璟闻言抬头,好奇的看着蹲在树枝上的侯卿。

  “这人可否给你说是谁?”

  侯卿眼睛眨了眨,一副想看热闹的表情。

  “只说好像与你略有像似。”

  李璟和女帝同时紧皱双眉,望向死溪林外围的方向。

  他,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

  黄沙被日光暴晒着,散着灼热的感觉。

  但眼前的枯树丛林,只觉有阵阵阴风从里刮过,散着生人勿近的阴冷感。

  “师哥,他会见我们吗?”

  陆林轩抱着胳膊,手持断剑,看向寂静无声的死溪林深处。

  虽没有进去,但她知道里面或许就藏有方才将他们围住的神秘裹布人。

  那些嗜杀残忍的疸族人。

  李星云的身子比陆林轩要靠前半个身位,两人都披有一件黑袍,遮住了略微显眼的衣着。

  死溪林之外,仅有他们二人,上官和段成天留在了万毒窟内。

  李星云眉眼带着冷静,沉吟出声。

  “今日我一定要问个明白。”

  “这是一个机会。”

  陆林轩沉默,脑中还想着昨夜那道耀眼的惊鸿。

  实在摄人。

  寂静无声,唯有风卷过黄沙的沙沙声。

  李星云的脸色沉了下去,抬腿就要迈进死溪林的范围。

  “你找我,这个时间不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