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抽丝剥茧

  羽莺是一个很出色的姑娘。

  这一点墨檀非常清楚,甚至比绝大多数人都清楚。

  尽管她是一个常年挣扎在温饱线,而且非常喜欢给自己的本性进行OOC设定,比如‘莫得感情的女刺客’及‘傲娇女仆小樱酱’之类的人,但这依然难以掩盖这姑娘的各方面素质都非常优秀。

  比如,在当年的米莎郡一役中,身为‘黑梵’副官的她在工作时兢兢业业,虽然有着‘玩家不用睡觉’的特质,但面临的工作量也堪称丧心病狂,繁重到涵盖了整个联合部队吃喝拉撒、吃穿用度的程度,就连很多不需要墨檀亲自去关心的事,身为副官的羽莺都要去频繁过问,并将那些光看就让人觉得脑仁儿疼的资讯进行整理与精简,最后将其以短短几张羊皮纸的形式送进指挥大账。

  比如,在【血怨盈窗】的任务中,虽然一同进行攻略的是‘檀莫’这么个深不可测的双刃剑,但她依然做到了剑刃朝外时与后者合作无间,甚至在战斗中起到了引领节奏的核心作用,而在剑刃朝里,也就是她被掉线的‘檀莫’坑害时,羽莺小姐也凭借着一股子莽劲儿硬生生地活了下来,甚至还觉醒了狂战士这么一个与刺客格格不入的职业。

  比如,在云游者旅舍打工时,羽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了业绩完美碾压未鸯、琉沐的头牌女仆,虽然只是根据一些经典动画中的人设照葫芦画瓢,但不得不说她这瓢画的是真好,时至今日,这姑娘从客人手里收到的小费已经远高于君芜给予的报酬,更令人钦佩的是,她打从入职第一天起就没有被人占过半点便宜,甚至好几次将马上就要被揩油的小刘从火坑里拉出来。

  颜值算是出类拔萃,而情商、战斗力、伙伴意识、应变能力、思维灵活力乃至综合素质更是远超平均水准,羽莺小姐在墨檀(混乱中立限定)的评分标准中几乎可以说是稳坐A+。

  这可不是个较低的评分,举例说明的话,E级的代表人物为帕托城戴夫、D级的代表人物为天柱山保安队长阿良、C级的代表人物是芬里尔队长奈德、B级的代表人物是自己的首席马仔科尔、A级的代表人物是小艾,而比较俗套的S级,代表人物有科尔多瓦、修、菲雅莉、福斯特,而S再往上,当前人格下墨檀心目中唯一的【SuperBest】级,简称SB级,则是双叶独占。

  当然了,这只是他在当前人格下的片面看法,主观性非常强,在普遍情况下并不具备参考价值。

  但就算如此,能够拿到A+的羽莺也算是非常厉害了,至少在混乱中立人格下的墨檀眼中,她要比自己的两位心腹马仔还要有用,无论是能力还是潜力。

  不过鉴于这姑娘多少有点小农意识而且怂的一批,她在不久之后的未来很有可能从A+级这个评定掉下去,而科尔与小艾则恰恰相反,跟在墨檀身边这件事本身就会让他们的进步空间大幅度提升,但至少在当前这个时间点,羽莺就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人物。

  而这样一个难得的人物,墨檀当然不打算放过她。

  他对羽莺的社交圈了若指掌,也很清楚无论是君芜还是未鸯都对【问罪论战】本身不感兴趣,所以这位刺客姑娘想要同时参加个人赛和团体赛的话,就必须去寻觅一批靠谱的队友。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白天在云游者旅舍打工,晚上去盗贼公会接任务赚外快的羽莺认识不少人,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NPC,毕竟对于寻常玩家来说,自由之都这地方还是太过于危险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羽莺第一个会想到的人谁呢?

  答案自然是让她又不爽又佩服的‘檀莫’,毕竟后者可以说是羽莺入坑无罪之界以来见过的人里唯一一个,没错,就是‘唯一一个’毫无死角的玩家,而且深不可测,永远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从容模样。

  跟这种人当队友,简直不要太省心。

  毕竟跟他当队友总没有跟他当对手恶心,换句话说,如果跟檀莫组队的话,那么无论对手是谁,恐怕都会觉得很恶心,这就是所谓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综上所述,如意算盘打得山响的羽莺没有任何犹豫,在稍微对【问罪论战】的形式进行了一番调查后,就直言不讳地给‘檀莫’发了条消息,表示自己想要跟他搭个伙,而且字里行间中也透露出了愿意以后者为首的意思。

  结果墨檀消息是收到了,却并没有给出丝毫反馈,不仅如此,在今天这次见面后,更是毫不犹豫地吐出了‘你不配’这种非常非常伤人、非常非常不给面子的话。

  更可气的是,羽莺竟然完全无法反驳对方,因为如果面前这个贱人说的是实话,排行榜首页的‘双叶’与‘沐雪剑’两人真有跟他组队,那自己这个连榜单都进不去的小刺客还真就不配。

  “抱歉,亲爱的。”

  墨檀很是诚恳地从桌子上滑下来,深深地向羽莺鞠了一躬,表情无比认真地说道:“虽说一支队伍的上限是五个人,但能够平稳处理三角关系是我的极限了,再加你一个的话……说真的,我并没有太大信心能给予你们每个人相同的关怀。”

  小脸煞白的羽莺愤愤地冲墨檀甩了个根中指,骂了句很难听的脏话。

  “扣钱、扣绩效。”

  君芜立刻反应神速地拍了拍桌子,对双眼喷火地小樱酱莞尔一笑:“现在是上班时间,要讲文明。”

  羽莺恶狠狠地瞪了君芜一眼,然后原地做了仨深呼吸(可见她对当前人格下的墨檀已经有点抗性了),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才转向面前的贱人问道:“你真的跟那两个人组队了?那可是排行榜首页的大佬啊,凭啥愿意带你这么个废物?”

  未鸯扑棱了两下背后那对造型颇为迷你的翅膀,蹦跶着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咕!”

  “人格魅力。”

  墨檀毫不犹豫地扯了个淡,一本正经地说道:“个人以为,两位小姐姐愿意带我玩的核心原因,应该是我跟她们的性别不同。”

  羽莺扯了扯嘴角,过了好久才无力地捂住脑袋,长叹道:“不行,我跟你真的完全没办法交流。”

  未鸯倒是没有气馁,而是继续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会认识她们咕?”

  作为君老板的亲姐姐,未鸯姑娘最近也开始重视起情报工作了。

  “这很奇怪吗?”

  墨檀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轻笑着反问道:“仔细想想看吧,你们这里可是自由之都地段最好的云游者旅舍之一,且不说别人,君老板的地位与影响力在旁人眼里可不算低,但你们姐弟二人却依然愿意叫我一声二大爷,”

  君芜:“……”

  未鸯:“……”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俩人觉得墨檀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于是就这么尬住了。

  而墨檀在噎住二人后又转头看向羽莺,笑道:“说真的,如果你想找人组队的话,应该一点都不难吧?”

  “说的轻松。”

  羽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事儿就跟找对象一样,我看上的瞧不上我,想要我的我看不上。”

  墨檀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别这么说,你的好友列表里,应该不至于只有我和君老板两个好男人吧?”

  “好友列表?”

  羽莺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打开了自己的好友面板,然后险些被那些在米莎郡一役中临时添加的大量人名闪瞎了眼,用力甩了两下脑袋之后才摇头道:“没用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靠谱的……嗯?”

  【白痴】

  墨檀在羽莺开始发愣的瞬间露出了笑容,随即便不再理会这位忽然陷入了沉思姑娘,转头对一直默默祈祷着羽莺再爆几句粗口好扣钱的君芜说道:“继续吧。”

  “啊?”

  君老板懵了一下,下意识地问了句:“继续啥?”

  “西南大陆那边的情报。”

  墨檀跨坐在君芜对面的椅子上,一边不安分地晃悠着凳腿,一边很有节奏感地说道:“快他娘的说!”

  君芜点了点头,随即便起身走到后面那排柜子前,把手贴在其中一扇红色的柜门上,很快,伴随着一声颇为清脆的声响,柜门自动弹开,两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信封静静地躺在里面。

  “哦豁怎么弄的?”

  墨檀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好奇道:“指纹?”

  君芜俯身捡起了那两个信封,随手将柜门关好后皮笑肉不笑地转头看了墨檀一眼:“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

  “我猜你并不介意告诉我。”

  墨檀咂了咂嘴,精准地指出了问题所在:“但现在看来,并没有混入云游者旅舍核心圈的你应该不知道其中原理。”

  重新坐回桌后的君芜面无表情地把两个信封丢给墨檀,十指交叉摆出了一个碇司令的招牌POSE:“那边现在的情况……多少有点诡异啊。”

  “哦?”

  墨檀随手拆开上面的信封,从里面取出了几张羊皮纸飞快地翻看着,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目光却逐渐变得犀利了起来:“这是要……开打了啊。”

  早已把相关情报背下来的君芜微微颔首,继续维持着碇司令的姿势说道:“沙文帝国的皇储亚瑟·伯何在格里芬王都遇袭而死,暗杀者是二公主伊莉莎·罗根的好友,而且还在被关押的过程中离奇越狱,这绝对可以算是杀人诛心级别的挑衅了,就算是那位很会做生意的商人王,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冷静吧?”

  “话虽如此,但你不觉得这件事多少有些蹊跷了么?”

  墨檀飞快地阅读并深入理解着手中的情报,双眼微微眯起:“据我所知,在这件事情之前,沙文帝国内部就爆发过两次性质十分诡异的事件,分别是护国法神法拉·奥西斯的陨落,以及那位废柴亲王的家族,康达领的反叛……而那两件事与亚瑟·伯何被害的衔接速度有些太快了。”

  君芜点了点头,耸肩道:“我和你持相同观点,但这些蹊跷反而更像是格里芬王朝阴谋的佐证,仔细想想看吧,身为沙文帝国最高武力的法拉·奥西斯死了,反叛的康达领中有找到了大量跟格里芬王朝有所勾结的情报,这正是亚瑟·伯何出使格里芬王朝的原因,然后……人凉了,凉的不明不白。”

  “就算不从阴谋论的角度出发,格里芬王朝的嫌疑也大到快要爆浆了。”

  墨檀咂了咂嘴,轻声道:“先解决掉奥西斯那个令人忌惮的法神,然后以康达领反叛为契机把随便哪个沙文高层骗过去,最终制造一起令人遗憾的意外,只要沙文帝国主动宣战,国力要强上不知多少倍的格里芬就能够轻易吞掉这块肥肉了,看似天衣无缝。”

  君芜微微颔首,屈起食指轻轻推了下自己的眼睛:“实则千疮百孔。”

  “没错,仅仅只是表面合理而已,仔细推敲的一下话,不成立的地方太多了。”

  墨檀随手撕开另一个信封,虽然语气中依然带着笑意,但那双低垂的眸子却锋利到令人胆寒:“这件事中的哪一方,都不会那么单纯。”

  “前几天梦境教国的护教骑士团在一次调动中神隐了四成……”

  “格里芬王朝的换防趋向也挺有意思啊。”

  “自由之都的交流会,既然你本人都已经去过了,就不需要我多嘴了吧。”

  “嗯,现在看来,只剩阿道夫自由领与格里芬王朝的死对头银翼同盟比较干净了。”

  “我不知道你想要搞清楚什么,但格里芬皇室的嫌疑依然很大,只不过存在沙文与梦境教国陪着一起做戏的可能性罢了。”

  “所以亚瑟·伯何的死就解释不通了。”

  “或许……格里芬皇室根本就不在乎沙文配不配合?”

  “这是最符合逻辑的情况,但是……”

  “但是什么?”

  “假设我们把那只推手定义为沙文帝国方面呢?如果格里芬王朝才是那个陪着做戏,只是顺势想要从里面捞点好处的一方呢?如果那个杀人凶手被放走……仅仅只是皇室中的某个聪明人临时起意呢?”

  “啊?”

  “那么是不是就出现了两种全新的可能,威廉·伯何疯了,或者……亚瑟·伯何没死?”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